凯撒征服高卢时歼灭一百万人并让士兵任意处置十万女俘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gxjs.com/,罗马

(凯撒外甥女的儿子)建立了罗马帝国,成为罗马帝国的第一任元首。高卢总督凯撒成名之战是征服高卢的战争,事后凯撒将此次战争记录了下来,称为

凯撒征服高卢的战争开始于前58年,结束于前51年,前后发动了8次远征,最终征服高卢地区,成为罗马的版图。

古罗马时期(前1世纪)的高卢地区包括现在的意大利南部、法国、德国、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瑞士的一部分,居住的主要是高卢的各个部落,总人数约300万人。

前60年,凯撒在西班牙总督任上回到罗马,与克拉苏、庞贝结成秘密军事同盟,被称作“前三头同盟”,凯撒获得执政官,他深知要想与克拉苏、庞贝争雄,必须掌握大量的军队和海量的资源财富。前58年,凯撒卸任执政官后被任命为高卢总督,这是一个肥缺,也同时标志高卢战争的开始。

前58年——51年七年间,凯撒指挥罗马军队进行八次血腥的远征,攻占了高卢人800多座城市,同300高卢人作战,歼灭100万人,俘虏100万人。原来进攻高卢时凯撒只有四个军团,其中一个还是忠于庞贝的军团,战争中凯撒招募了大批的军队,战争结束凯旋罗马时,凯撒有10个军团效忠自己。凯撒依靠征服高卢获得了大量的财富和强大的军队支持,人生走向了巅峰。

凯撒高卢战争的胜利主要依赖于能征惯战的罗马军团,兵力比较集中,武器、战术比较先进。而高卢人是以部落生存,各自为战,很少能聚集各个部落,使得凯撒的军队能够各个击破。同时,罗马军队也积极拉拢收买高卢的一部分人,让他们为罗马军队服务,分裂高卢人的统一战线。

再者,凯撒本人在政治、军事、外交谋略上都是一个高手。军事上洞悉高卢人的战争部署,擅长利用地形,战术灵活多变,利用自己的特点对高卢人展开多次的歼灭战,不留后患。在军事外交上,善于利用高卢人内部的矛盾,用外交手段瓦解高卢人的抵抗力量。

根据《高卢战记》的记载,凯撒在此役中歼灭100万(其中包含很多报复性屠杀,顺我者生,逆我者亡),俘获100万。获得了无数的珍宝,这都是建立在征服屠杀高卢人的基础之上的。战后,凯撒的军队俘获10万多的高卢女俘虏,他说:

勇士们,你们每人可以挑两个女奴隶,今后可随意供你们处置!罗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罗霍斯岬角战役:庞贝家族与罗马共和派的最后挣扎

然而,凯撒旧部们的麻烦还不止于此。老对手庞贝的儿子塞克斯图斯也再度发难,趁乱占领了疏于防备的西西里岛。随即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内,不断以封锁粮道等举动威逼本土。最终遭三位巨头的联手绞杀,才落得兵败身死的凄惨下场。

早在公元前45年的前次内战过后,塞克斯图斯-庞贝就成为家族中硕果仅存的独苗。他的父亲老庞贝曾为共和派独当一面,最后却遭见异思迁的托勒密埃及暗算而死。兄长也因继续在北非和西班牙对抗凯撒,最后被强敌抓获处死。自己则凭借家族威望获得赦免,但也因此被委派去马西利亚指挥地方舰队,被迫从此远离罗马核心政治。

不过,事情的发展很快在后一年便有了剧烈变化。由于凯撒在元老院被共和派贵族刺杀,使得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意大利本土。远在外省的塞克斯图斯也未能躲过权斗风暴,因出生不好而被首都新贵们列入清除名单。于是就当机立断的率领舰队出海,准备将至关重要的西西里岛控制起来。那里是埃及遭吞并前的罗马主粮产地,却因位置过于孤立而没有太多部队防御。加之后三巨头和共和派残部都没有完成海军动员,自然为这种军事冒险制造出宝贵的空窗期。

事实上,罗马自公元前2世纪的第二次布匿战争结束后,就对西西里岛采取分而治之的统御模式。临阵倒戈的东部大城叙拉古,因遭到长期围攻而损失惨重,索性将大部分土地都分配给退役老兵享用。罗马其他一些有过抵抗的次要城镇,无论居民来自希腊或迦太基,都毫无例外的沦为纳税重灾区。反之,若市民在大军抵达后立刻投诚,则可以成为拥有相当自主权的委任统治地。只有像墨西拿等少数与罗马维持长期盟约的北部城市,才被允许成为有完整自治权的小型保护国。至于岛上的关键性粮食产业,也被全部对口送往罗马,成为政客收买公民垂青的物质基础。

因此,西西里大部分区域都开始超额耕作农地,并因此遭遇到劳动力不足问题。好在罗马共和国在稍后连战连捷,不断将东地中海的奴隶送到当地促进生产。时间一长,全岛就有相当比重的常住人口,是在历次战乱中失掉自由的可怜农奴。任何野心家若找准时机来煽动他们,都可以在瞬间聚集起可怕的力量。小庞贝也正是看到这些因素,才决定从今日的法国南部跨海而来。只用身边的小股死忠部队,就顺利占领了北部重镇墨西拿,从而让整个西西里都迅速匍匐在自己脚下。

公元前44年,当屋大维还在与共和派结盟对抗安东尼,塞克斯图斯已开始在南方的西西里岛掀起一场平权运动。为迅速控制当地局势,并让自己在短期内获得足够兵力,他号召广大奴隶站起来挣脱枷锁。许多人也的确如其所愿,从富裕公民的农场中集体出逃,跑来加入这支从天而降的革命队伍。

随即,塞克斯图斯便以墨西拿作为自己的战争大本营,开始有步骤的扩充海军兵力。同时将不断整编完成的舰队派遣到意大利沿海巡弋,并在稍后又切断了送往罗马的全部供应。第二年,当预感到新的内战就要来临,又出兵攻打只有少数据点的撒丁。至此,整个罗马本土的重要生命线都遭这位前朝欲孽切断。虽然还有北非的雷必达可以为首都提供应急储备,却无法用商船突破划桨战舰的漫长的防线。而奴隶主们生产的手工业成品,也没法走海路送往周边倾销地出售。

面对小庞贝的公然挑衅,屋大维和安东尼却暂时无暇顾及。因为在他们看来,最大的威胁必然来自东方,是那些真正完成二度武装的共和派元老。所以马上派人到西西里谈判,希望恢复粮食供应,以便平息首都过剩人口的暴动倾向。经过并不复杂的讨价还价,触底反弹的庞贝之子就被任命为西西里、撒丁和科西嘉三岛的统治者,被拥有时常5年的独断专行权力。后者也必须停止解放奴隶的破坏性举动,不在两位巨头东征时搞偷袭暗算。

因此,即便后三巨头同盟在公元前42年的腓立比战役中大获全胜,也没有立刻派兵收复西西里。相反,安东尼在屋大维的劝说下放弃高卢,专心成为东部各省的至高领袖。至于存在感最低的雷必达,也没有动力对塞克斯图斯动武,让塞克斯图斯得以在条约规定的时间内安然无事。唯有志在统御全局的屋大维,才有对其有充分的杀心。但在整顿完罗马本土的内务前,也实在是抽不出太多精力。

到了公元前38年,先前协议规定的5年期限已满,小庞贝自然期望能将固有格局保持下去。但屋大维却故意对此不置可否,引得西西里方面再度切断粮食供应。此举自然激起罗马城内的民愤,并使塞克斯图斯自己完全落入舆论攻击的下风。受此影响,那些依然要尊重选区居民意愿的罗马元老,也必然在朝堂上达成武力解决共识,彻底斩断了妥协主义道路。

然而,多年未有大规模战事的罗马,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就完成舰队重建工作。屋大维在当年就计划渡过墨西拿海峡,却因临时征调的船只经不起大风大浪而被迫作罢。因此在之后的2年时间里,只能继续与塞克斯图斯进行漫长的谈判,并逐步靠安东尼和雷必达的支援缓解粮食危机。当然,更要紧的是靠收买策略去逐步分化对方阵营,并瞒着对方发展海军力量。

于是从公元前37年起,屋大维的副手阿格里帕开始大规模扩编舰队。他故意选择位于罗马城以南的提托诺斯湖为秘密基地,并通过一条秘密建造的运河与地中海直接相连。每当来自西西里的侦察兵从海面眺望,都容易忽略这处逐渐产生的隐秘水道。屋大维的海军新兵却能在其中得到充分训练,并在更远的西北港口赶制大型战舰。阿格里帕还饶有兴致的以凯撒之名,将自己的杰作称为朱利叶斯港,并用20000名重获自由的奴隶充当划桨手。甚至还亲自动手改进古老的乌鸦座装置,以便让更多士兵能同时登上敌船。

此外,依然属于联盟的安东尼与雷必达,也出于各自的目的而参加了反攻西西里计划。前者为稳固自己的东方势力范围,正准备挥师远征帕提亚帝国。但因为那里的罗马殖民地数量有限,兵源又遭两次大规模内战削弱,就必须到屋大维的地盘募集新丁。所以拿出了120大小战舰,期望从高卢换取20000军团步兵。雷必达提供的部队数量已不见记载,但规模足以独当一面,从西南侧分散守军注意力。他也期望通过参加集团作战,为自己争取到更多地盘和经济利益。

公元前36年7月,三巨头的舰队开始不约而同的向着西西里进发。阿格里帕与屋大维的300艘船会从利古里亚南下,并在隐蔽已久的提托诺斯湖附近装载部队,然后继续沿坎帕尼亚的海岸缓缓南下。提前抵达塔林敦的安东尼舰队,主要由其副手提图斯指挥,计划沿东面的大希腊区海岸南下。至于远在北非的雷必达,也亲自率军从新迦太基城上船,直接朝着西西里岛西部利利卑城进发。

由于联盟已提前收买了塞克斯图斯的得力助手梅纳斯,所以能兵不血刃的让科西嘉与撒丁驻军都按兵不动。小庞贝就只能在即将爆发的战争中独自应付一切。

屋大维与安东尼的舰队前进线月,雷必达的非北舰队首先登陆西西里,却发现利利卑城的防御并不严密。这主要是因为塞克斯图斯从未争取到足够的罗马人支持,所以无法用有限的资源供养出太多部队。除父亲的旧部、奴隶和倾向共与人士外,基本全靠西西里当地人来撑起场面。所以能很快的用希腊裔和腓尼基裔海员扩充舰队,却不指望在更加残酷的正面交锋中占得先机。一旦有整支军团完成上岸,就很容易突破这类薄弱布置。

屋大维与阿格里帕同样清楚其中道理,所以在接近战区时还主动分兵。前者作为诱饵,继续尝试从墨西拿海峡直接横渡,也因此遭到对方海军的顽强阻击。结果不仅没能在东侧开辟登陆场,反而因失利而让自己身负重伤。但后者麾下的更多战舰,也顺利攻取西西里以北的小岛武尔卡诺,从而对全岛形成巨大压迫。当第一支西西里舰队赶来阻挡自己,就因规模差距太大而迅速落败。阿格里帕也顺势展开追击,向着靠近墨西拿城附近的那罗霍斯岬角进发。塞克斯图斯自知大难临头,将全部战舰聚拢起来予以阻挡,并特意留下大批步兵随自己坐镇岸上。

9月3日,双方主力终于在海平面上望见彼此,并直接将整场战争推向高潮。由于各自都有约300艘战舰,所以至少在表面上看是势均力敌。然而,基于前文所述的原因,小庞贝阵营大都只使用小型的3-4列桨战舰。战术也接近老式的希腊风格,要尽可能的使用弩炮火力远射,并依靠机动性和船艏的撞角实施周旋。问题就在于他们还处于守势的一方,根本没多少实施间接战略的余地。

阿格里帕的战舰则普遍不小于5列桨级别,上面载满渴望杀敌立功的军团步兵。由于同样安装着大量弩炮,根本不担心在接触前的对射中吃亏。等到敌舰被迫同自己靠近,又用重型化的乌鸦座锁死对方,随即以船上陆战队的数量迅速制胜。尽管只击沉28艘敌舰,却通过白刃战将对手的绝大部分船只占领。西西里舰队则只获得3艘战绩,最后也仅有17艘船得以逃离。

事已至此,叛军和起义者还不准备放弃抵抗。他将阵容完整的数万陆军撤到岛屿东部,准备继续在希腊城市陶尔米纳死战到底。更多的奴隶也被武装起来,并建造或搜罗了近1000艘船只防御港口。

但当屋大维和阿格里帕的海陆军逼近当地,雷必达的部队也已横穿岛屿内陆抵达,安东尼派来的舰队也几乎不受阻拦的航行至此。整座城市便在近100000大军的强攻下迅速陷落,所有船只都在一边倒的屠杀中被摧毁,守军和市民的伤亡更是高达200000人之多。

塞克斯图斯眼看自己失去所有希望,只等和少数人出海避难。他的逃亡轨迹是从西西里岛一路东进,直到爱琴海东岸的著名希腊城市米利都为止。但那里已经被划归安东尼管辖,后者也根本不乐于留下这么一个麻烦制造机器。于是,在没有任何审判的情况下,这位庞贝家族的最后苗裔便在被捕时遭处决。他的死不仅意味着家族陨落,也是罗马共和派集团的彻底倾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gxjs.com/,罗马

世界女装品牌排行榜前十名 2020国际女装十大品牌排名

华伦天奴的设计师对时尚有着自己的理解,它的秀款铆钉女鞋受到了许多女性消费者们的喜爱,但是人们试穿以后纷纷表示,设计师设计这款鞋出来就没考虑过它会真的被用来走路,这款鞋只适合走红毯。

成立时间:1952年

纪梵希是世界知名的奢侈品品牌之一,早期也是以服饰来发家的,它的设计师通过帮助美国知名女星奥黛丽赫本设计的小黑裙而举世闻名,小黑裙将女性的魅力和优雅都完美的体现了出来。

成立时间:1947年

迪奥是世界著名的奢侈品品牌之一,在MAMA颁奖典礼,中国艺人angelbaby穿的一身迪奥高定款礼服惊艳了三国人,卡利亚里迪奥的成衣系列款式多变、制作精美,受到了许多名人们的喜爱。

成立时间:1913年

总部:意大利

普拉达是世界著名的奢侈品品牌,不仅仅是包包非常出名,它的成衣系列也是受到了许多贵族名流们的喜爱,设计师们的秀场款每年都在时尚圈掀起热潮。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gxjs.com/,卡利亚里

青岛首家设计师品牌店水土不服 三个月就夭折

曾有着山东第一设计师集成店盛名,汇集了两岸三地“大牛”品牌,被看做青岛服装业新模式试水之作……la dezajno,这个有着法式小清新名字的设计师品牌集成服装店仅仅存活了3个月就关门停业。仅仅是个案还是宣告亼�的受挫?设计师品牌服装在“进百货”、“做定制”、“集成店”几个向度艰难尝试之后,还有什么新招?近日,随着 la dezajno撤出李村商圈乐客城,业内外再起喧哗。

“黄金周去李村乐客城看了看,那家设计师店彻底关门了,门口的标牌都撕掉了。”昨天,家住海尔路的市民崔女士说,她曾在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对那里的设计师服装店情有独钟,但是来青岛后却很少见。今年5月,看到第一家设计师集成店落户青岛的消息后一直关注,还专门去过一次,发现在装修,这次去发现已经彻底关门了。“真可惜,还没来得及淘几件。”崔女士不无遗憾地说。

前天,记者赶到了李村乐客城二楼,看到毗邻only、vm等专卖店的la dezajno已经关闭,门头的店名也已经撤下。记者透过玻璃看了看店内,发现店内模特已经撤空,仅剩下原木装修的收款台,后面背景墙上清晰可见 “fashion designer”的字样。

“这家店就没正经开过,就算偶尔开开门也几乎没有顾客来。”在该楼层负责清洁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旁边几家店都比这个店生意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据了解,这家店5月份短暂开门,8月就彻底关张了。从生到死仅仅存在了3个月。

记者随后联系到了la dezajno设计师品牌集成店运作方,青岛设计中创意文化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蔡先生。“公司内部调整,刚把这家店关闭了,过阵子再说。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定下一步经营方向,有可能是退出实体店模式,转向网络销售。”他这样告诉记者。短暂的开业期间遇到了什么困难呢?蔡先生表示,该店业绩一直“不算很好,这里面有营销等各方面的原因。”他表示,7个与该公司合作的设计师都没有问题,以后还会合作,也在一起探讨未来发展方向。

在服装零售业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经验,那就是好店要靠“养”,开张后要做好赔3年的长久打算,3年后才能靠积累赚到钱。因此,开业3个月业绩不好显然不能当做理由。

乐客城相关负责人祁女士说,当初乐客城方面对这家店还比较看好,这是省内第一家设计师集成店,也是李村商圈第一家设计师服装店,本以为能带来些新意,结果很快失败了。祁女士说,她估算这家店前期的装修投入有十几万,当初和购物中心签约合作3年,免1个月的装修期房租。“装修到期后一直没交房租,最后要求退店,协商补了一部分费用。”祁女士说,设计师集成店的概念很好,可能是这家操盘公司运营经验有限,因此草草收场。

所有商业计划书都有着宏伟的蓝图,la dezajno设计师集成店也不例外。作为2013年青岛国际时装周的一项重要活动,该店开业期间邀请到了多位台湾、香港、大陆的服装设计师到青,先是在服装周发布作品,然后到该店开业剪彩,可谓“星光荟萃”。

“入住”该店的7名设计师产品中,有中国十佳时装设计师陈闻的南欧格调、“针织女王”潘怡良的针织时装、皱褶派大师许旭兵的皱褶品位、还有来自青岛本土的设计师张一华的晚装……这些服装还大都是限量版,意在以个性和时尚吸引消费者。

该店的商业模式在青岛也是首次出现。青岛设计中创意文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蔡先生曾表示,设计师集成店是适应市场多方需求,追求共赢的商业模式,对百货店、设计师、消费者都有益。他解释说,对于百货店一方,设计师集成店不同于寻常的专卖店 “千店一面”,让人耳目一新;多个设计师品牌能形成聚集效应,作品丰富,卡利亚里吸引顾客停留的时间是普通服装专卖店的3倍,有利于提高成交率。对于设计师的好处更大,通过�式销售,分担租金、工资压力,降低运营和管理成本,做成了单个设计师难以做成的事。对于消费者来说,则是以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把设计师作品放到他们面前,让设计师作品更加亲民。

他还曾表示,ladezajno首店开业后,还准备继续扩店,计划进入华润万象城、百丽等购物中心。此外,还计划在几年内覆盖省内重点城市。

“培养品牌要花大量的时间和成本,不但要产品好、价格定位准,更要长期不断地投入和坚持。”提起第一家设计师集成店在青岛折戟沉沙, ITTZO(伊洲)时装设计总监王燕连称可惜,她说无论是进商场、做定制还是进设计师集成店,对于设计师品牌来说行得通的路比较少,都很难。作为青岛高端女装第一品牌,ITTZO此前走的是百货店渠道,做的是“非定制”成衣,目前已经在青岛、上海、成都、嘉兴等地高端百货店开设了十多家门店。结合发展经历,王燕说,做品牌必须要“熬”、要耐得住寂寞,“春天播种、夏天施肥,秋天才有可能收获。要养一个店,没有两三年工夫绝对不行,必须要做好打算赔几年,后面才可能盈利。而做一个品牌投入的时间就更长了,十年八年能做到小有知名度就不错了。”因此,她认为青岛设计师要想有所作为,必须要坚持。她认为,设计师品牌近两年在青岛开始崛起,不断有新的品牌涌现,这是好事。但也有不少品牌刚出生就倒下了,“那是前期没有考虑成熟,进入后发现困难比想象得大得多,有的连房租都挣不出来,只能退出了。”她透露,该品牌正在做百货店以外、设在服装产业园内的“设计体验中心”,租金更低、软硬件条件更好,她认为这样是一个新方向。 经信委:继续扶持设计师品牌发展

昨天记者连线了青岛市经信委企业指导处冯处长,他也是青岛国际时装周有关负责人。冯处长告诉记者,他一直关注la dezajno店的进展,对于刚试水就关闭表示惋惜。“相信这是一个个例,一次试错,近年来设计师品牌总体的发展趋势是向上的。”冯处长说,2001年至今,青岛女装从零起步,目前已经发展到了上亿元的体量,涌现出了20多个知名的女装品牌,ITTZO、恩玛秀丹、一华正红、壹麟等最活跃的设计师品牌也有七八个。“放眼全国,发展设计师服装肯定是以后的趋势。”冯处长表示,今后该委还会从多个方面,针对服装企业的特点推进政策扶持。首先是计划建立一个服装创意产业园,占地二三百亩左右,打造一个服装产业的智慧高地、创意高地。“有了这个产业园,就可以用免房租、贴资金的方式,把本土设计师留住。把全世界服装创意人才引到青岛。”另外一大问题是资金。服装工业有其特殊性,一方面需要大量资金,一方面资金投的又不是固定资产、生产设备,这使得现有的产业扶持资金“帮不上忙”。冯处长说,对创意产业应该有专项的扶持资金,多层次的资金支持,这方面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虽然第一家设计师集成店折戟沉沙,但青岛百货店、购物中心仍对设计师品牌怀有期待。“设计师产品虽然价格不菲,但代表了一种更高的需求,这个市场在青岛正在出现。”乐客城祁女士说,ladezajno关店后,该购物中心仍然对设计师品牌店敞开大门。

“当下,本土设计师团队的力量正在崛起,设计水平与专业素养也更加趋于成熟,与国际品牌的距离正在缩小。”阳光百货营销部策划经理贺明说,阳光百货作为国内高端百货业,对本土品牌的信心也越来越足。以该店为例,一批出自中国设计师之手的本土品牌郄表现,如NE·TIGER、ITTZO、卡利亚里、诺丁山等等。 他山之石:上海设计师集成店3年仍未赚钱

提起设计师品牌,就不能不说到上海。目前,上海是全国范围内独立原创设计师最集中的城市。用业内人士的话说,设计师群体有“千千万万”。在上海街头,设计师品牌店早已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不过,除了一些小型“买手店”能靠自身滚动发展维持外,大型的设计师集成店仍然在培育当中,实现盈利的还不多。去年有当地媒体报道,SEVEN DAYS落户上海3年仍没有实现盈利,仍在培育当中。乐观的预期是在今年实现扭亏为盈。虽然没有盈利,但这种新模式作为扶持本土设计师品牌的销售集成平台,仍一直被寄予厚望。有业内人士点评,10个设计师品牌中最多只有2个有能力经营自己的专卖店,因此这种集成店模式被看做出路之一。

原创设计师品牌究竟有没有市场?时尚传媒集团今年年初发布的《2012 “中国·时尚指数”白皮书》数据显示,在消费过中国设计师品牌的人群中, 97%的人同时拥有国际奢侈品牌,而在消费过奢侈品品牌的人群中,42.5%的人同时拥有中国设计师品牌。这项数据意味着,几乎所有中国设计师品牌的消费群都消费过奢侈品,同时,也从侧面印证了设计师品牌对于高端消费群的吸引力。(记者 刘文剑)

上一篇:国际油价大幅跳水 国内油价下周有望小幅下调下一篇:中国最美乡村雕龙嘴频现违章房村民突击建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gxjs.com/,卡利亚里

意大利罗马一幢具备悠久历史时间的地标建筑更新改造而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gxjs.com/,罗马

从SaintLaurent咖啡厅到Prada烘培店,近些年,奢侈品牌对餐馆的兴趣爱好好像愈来愈浓。走在跨界营销最前沿的Gucci当然不容易缺阵。设计理念具有辨识度的Gucci在开饭店这件事情上资金投入的活力不比成服装少,在意

从SaintLaurent咖啡厅到Prada烘培店,近些年,奢侈品牌对餐馆的兴趣爱好好像愈来愈浓。走在跨界营销最前沿的Gucci当然不容易缺阵。设计理念具有辨识度的Gucci在开饭店这件事情上资金投入的活力不比成服装少,在意大利罗马设立的GucciOsteria饭店还摘到了米其林一星。

据了解,GucciOsteria于2018年开张,由意大利罗马一幢具备悠久历史时间的地标建筑更新改造而成。三层楼的饭店室内空间被大规模翠绿色与鲜红色包围着,那样的颜色也是Gucci时尚秀及品类上常见的组成,表露出深厚的洛可可风格。桌椅板凳和厨具上能够见到许多 Gucci的设计风格,在搭景与装饰设计的衬托下,好像置身几百年前的皇室宴会。

正餐层面,GucciOsteria的厨师从世界各国的食物中找寻设计灵感。名叫“UniCrabTostada”的新菜品创新菜将墨西哥玉米卷、鳄梨、蟹柳恰当融合。用鲜奶油与朱古力做成的“CharleyMarley”服装印花甜点,则是餐后的亮点。

假如没法前去意大利罗马品味Gucci荣誉出品的特色美食,购买一套精美的厨具,也许能在就餐时得到 不输米其林一星的感受。

很多人对潮流品牌DIESEL的印像滞留在牛仔裤服装层面,实际上这一知名品牌在家居饰品上也充分发挥了与众不同的想像力。

前不久,DIESEL集团旗下知名品牌DIESELLIVING发布了一系列外太空主题风格厨具,由知名品牌坐落于西班牙的艺术创意个人工作室Seletti以“COSMICDINER(室内空间晚饭)”为设计灵感写作。在其中,绘有地球上图案设计的餐具十分引人注意,圆滑的轮廊代表地球上,深海和陆上图案设计栩栩如生地呈现在餐具以上,与众不同的烧造加工工艺复原了多种多样地形地貌。

该系列产品中还包含2款“航天员大花瓶”,各自为金黄与白,罗马真实的造型设计令人想到到科幻电影中的情景,好像置身外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