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安普顿之战:少狼主原型爱德华的战场首胜

在前一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后,作为对手的约克家族已经被瓦解。公爵本人丢下了妻子,逃亡爱尔兰的领地避难。大儿子爱德华和重要合伙人沃里克则逃去了加莱死守。似乎只要兰开斯特人派出远征军,两股势单力薄的叛逆就将被一举歼灭。

只是他们没有料到,在自己完成准备工作前,约克家族的强势反击就突然降临。这次看似挣扎的突袭,最终将整个兰开斯特家族打的半身不遂。

这年年初,决心为父报仇的新任萨默塞特公爵,让王后玛格丽特授命他为新的加莱总督。兰开斯特家族也开始集结部队,准备渡海拿下加莱。但首先,他们需要一支舰队来帮助他们渡过英吉利海峡。萨默塞特随即在英格兰南部的三维治港组织舰队,准备远征。得到消息的沃里克等人,立即抢在兰开斯特军队之前展开了行动。

1460年6月20日,2000名约克士兵在沃里克、索尔兹伯里和爱德华的率领下,突然袭击了毫无防备的三维治港。兰开斯特一方早先已经在当地部署了一支几百人的加强部队,却没有料到对手敢于先发制人的发起反击。约克军队很快就消灭了准备不足的守军,占领了整个三维治港。不仅当地的兰开斯特守将被处决,为进攻加莱准备的武器和粮秣也都落入约克军队手里。

沃里克由此也为约克阵营的新一轮攻势,建立了一个比较稳固的桥头堡。亨利六世与玛格丽特很快得到消息,但他们依然身在考文垂的大本营。由于沃里克在英格兰南部拥有大量的支持者,很多人在约克军队登陆后就纷纷赶来投奔。到7月2日,约克军队兵不血刃的进入首都伦敦,其军队规模已经扩大到了将近10000人。

兰开斯特家族原本就在南方就不受欢迎,前一年在卢德福德的醉酒劫掠,也让所有的城市都对他们忌惮三分。这让约克家族成功的在伦敦建立了自己的又一个基地。如此迅速的成功,即便是当年的征服者威廉都会自叹不如。

兰开斯特家族等不及组织更多部队,就匆匆南下伦敦。他们派驻在伦敦的守将斯凯尔斯依然没有投降,带着不多的部队困守作为要塞设计建造的伦敦塔。沃里克在留下一支部队包围伦敦塔后,与同样来自内维尔家族的富康伯格一起,协助爱德华率军北上。

亨利六世则在兰开斯特家的一干得力干将,包括白金汉公爵斯塔福德、塔尔伯特伯爵、埃德蒙徳领主陪同下,抵达了位于伦敦和考文垂之间的北安普顿。出于安全考虑,王后玛格丽特和王子爱德华被留在了考文垂。兰开斯特的领导层决定,一定要在此必经之路上挡住沃里克等人的约克军。

此后,陆续有5000最精锐的部队陆续赶到。这些援军虽然人数不多,却有大量包括贵族骑士在内的重甲部队。他们在萨默塞特的指挥下,全军在去往被安普顿的大道边上建立了防御阵地。整个阵地背靠边上的内内河,并扼守着通过此河的唯一桥梁。

整个兰开斯特军队被分成三个分队。塔尔伯特男爵的主力部队位于战线中央,右翼分队由白金汉公爵指挥,左翼由埃德蒙徳领主指挥。阵地的外侧已经布置了大量拒马并挖掘了壕沟。任何企图强攻的敌人,都会在遭遇炮兵和长弓的密集射击后,被这些防御工事所阻挡。守军身后的河流,也让进攻方难以发动迂回攻击。

7月9日,沃里克率领的约克军队抵达战场,人数也有5000左右。面对已经建立稳固防御的守军,约克人选择先在附近安营扎寨。不过他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挥霍了。因为时间拖的越久,兰开斯特从北方调来的勤王军也就越多。这样的情形又与征服者威廉在黑斯廷斯战役前的困局,何其类似。

7月10日上午,沃里克下令约克家族的全军出动。5000人的部队同样也被划分为三个分队,沃里克自己、富康伯格和爱德华分别率领其中的一个分队。

不过,约克军队并没有马上发起攻击。沃里克依然按照贵族礼节向兰开斯特一边传达了和解意愿。只是这种礼节性的尝试,很快就被兰开斯特人所回绝。白金汉公爵更是直言不讳道:沃里克伯爵没有资格自称国王的仆臣,如果他敢过来,就是送死!

最后,沃里克给其实并不在场的王后玛格丽特送去了一封信:如果下午2点他还没有战死,那么必定会同国王说上话!

最终双方无法达成任何一致。约克军队在下午2点准时开拔,向着兰开斯特军队的阵地缓缓前进。

碰巧此时突然天降大雨。约克军队的战士们只能冒着瓢泼大雨,排着整齐的队伍,行走在已经被雨水打湿的泥泞地面。虽然大雨很快就变成了小雨,但是整战场的泥地都已经难以行走。尤其是穿着重甲的战士,在这种环境下难免步履蹒跚。雨水滴滴答答的打在钢铁头盔上,也顺着盔甲间的细缝浸湿了里面的内衬。

约克士兵们此时更加担心的是他们的弓弦。由于雨天潮湿,受潮的弓弦在弹性上要大打折扣。而沾了护甲一身的烂泥,也让人不由的想起阿金库尔战役前的雨天,还有法国骑士们的遭遇。

不过他们的兰开斯特对手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不仅仅是弓弦受潮,大雨还打湿了他们的火药,这使得早就可以开火的炮兵迟迟没有发射。仅有几声稀稀落落的闷响,才能让约克军队知道,敌人已经开火了。约克军队的炮兵也在同一时间内还击,同样效果很不理想。

沃里克对于进攻敌军的设防阵地,不敢掉以轻心。为了能够集中力量突破敌人的防御工事,约克军队不再将手头的重甲兵与弓箭手分开混编成每个独立分队。他们集中大部分的骑士和披甲重步兵,组成一个专门用于冲锋肉搏的方阵。这个方阵将在约克公爵的长子爱德华率领下,担任突击力量。军中的弓箭手则分别编成了富康伯格和沃里克的分队,紧跟在爱德华的方阵后面。这样一来,不仅最大程度的集中兵力,还以纵队避免了兰开斯特守军分布在整条战线上的火力。

爱德华的方阵一进入长弓的射程,守军的箭矢就劈头盖脸的打来。不过在极限射程上,长弓也拿骑士们身上的板甲没有什么办法。即便是平民出身的普通步兵,也穿着同时代明军将领盔甲水准的战斗夹克。随着爱德华的一声令下,他们立即发起短距离冲锋,利用速度接近对手。随后翻过壕沟,越过拒马,跳入兰开斯特阵中。

面对这样强力的冲击,兰开斯特中路的塔尔伯特的分队被一下子被打闷了。爱德华的人马很快就进入了工事内部,双方在阵地的中央展开了一场血腥的肉搏战。

在爱德华的分队与敌人血战时,沃里克的分队也抵达了工事附近。但他们并没有从前面方阵突破的缺口跟着进去,而是绕到了敌人右翼。负责兰开斯特军队右翼的埃德蒙徳,突然造反,加入了约克家族一边。这位领主早前就因在土地纠纷中没有得到兰开斯特上层的公正对待,一直怀恨在心。眼看约克人要冲破阵地,埃德蒙徳率领自己的部队放下武器,并拆掉了他们面前的拒马工事,放沃里克的部队进来。

这一反叛直接决定了北安普顿战役的走向。沃里克和富康伯格的部队就这样成功进入了守军阵地,从侧面猛攻塔尔伯特的部队。两面受敌的守军很快开始奔溃。不少兰开斯特家族的骑士在乱战中被砍死或者俘虏。

左翼的白金汉公爵与塔尔伯特男爵,跑到国王所在的帐篷前保护亨利六世。这里也聚集了300个抵抗到最后的兰开斯特士兵。他们稍后也在肉搏战中被全部杀死。更多的守军士兵无路逃生,只得顶着追上从边上的木桥逃跑。更多人跳入背后的内内河,结果淹死在里面。亨利六世在自己的帐篷内被一名弓箭手俘虏。巧的是,这名弓箭手的名字也叫亨利。

北安普顿战役就在兰开斯特军队的血流成河中落下帷幕。这是第一次,兰开斯特人不仅仅吃了败仗,而且全军覆没。更为不利的是,国王再次被约克家族所抓住。加之约克军队已经控制了伦敦和整个英格兰东南部,对于考文垂的兰开斯特朝廷而言,这无疑是重磅打击。

这一年的9月,约克公爵理查德从爱尔兰的领地内返回伦敦。王后玛格丽特与威尔士亲王爱德华却依然坚持留在考文垂,拒绝南下伦敦投降。由于兰开斯特一边的几个主要指挥官都因为战败而失势,孤儿寡母的他们一时间也难有依靠。

北安普顿战役的胜利,大大超过了理查德的想象。之前被俘虏的老婆和两个儿子也被放回。大喜过望的他,开始变的忘乎所以。接着在伦敦召开的议会中,公爵第一次提出对王位的要求。他希望自己和建立兰开斯特王朝的亨利四世一样,能从爱尔兰直接走上国王的宝座。

但是这一次他失算了。包括铁杆盟友沃里克在内的支持者,都被他的这个要求所震惊,整个议会陷入了沉默。他们原本只想打击国王身边的兰开斯特家族,而不是另立新君。

第二天,约克公爵搬出了自己源自爱德华三世国王的家谱,为自己的继承权正名。最后议会勉强通过了一项《调解法案》。亨利六世将依旧是国王,但他的继承权被转给了约克公爵。这个法案不仅将威尔士亲王爱德华被废除,也规定了约克公爵可以作为摄政王,在亨利活着的时候,以国王的名义进行统治。

这样釜底抽薪的法案,让玛格丽特大为恼火。母子二人立即会同萨默塞特公爵一起,赶往威尔士北部,准备在当地重整旗鼓。第二年,他们就将寻找到外援,并同约克家族展开玫瑰战争以来的最大规模决战……(未完待续)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