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霞美新罗村:或为古代新罗国侨民聚居地

2004年夏以来,叶恩典参与韩国海上王张保皋研究会关于“古代中韩海上交流”的课题研究,开始涉及古代泉州与新罗、高丽历史关系方面的考察与研究工作。他介绍,日本僧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记载:唐代在中国东北部黄海沿岸地区,曾经存在一些新罗人的侨民社区,被称为“新罗村”“新罗坊”,以及新罗侨民从事宗教活动及接待新罗客僧的院馆“新罗院”。

“南安新罗村,也与山东的登州、青州、淄州等地的新罗村一样,建有以‘新罗’命名的佛教寺院,这可从文献记载得到证实。”叶恩典说,中国东北部地区新罗侨民建立的“新罗村”,主要位于水路交通较为便捷的地带,和远在南方的南安新罗村所处的地理位置极其相似,均与中国对外海上交通的重要港口关系密切。

叶恩典研究发现,唐末五代时期,闽国与新罗国有一种非同寻常的关系。其最重要的表现,在于闽王昶(王审知的长子)和闽王曦(王审知第九子)登基后,新罗国曾两度派遣使者来到福建,向闽王赠献宝剑。

北宋至和三年(1056年)及嘉祐三年(1058年),曾两度出任泉州知州的蔡襄,在泉州“安静堂”著写《荔枝谱》时,把当时福建荔枝产品的输出地记为新罗。南宋泉州市舶司赵汝适在其所著的《诸蕃志》中,也把新罗国作为与泉州有海上交通贸易关系的国家记入该书。

为何蔡襄和赵汝适记载的是“新罗国”而非“高丽国”呢?要知道,当时新罗已经亡国。“可能出于对故国的情怀,当蔡襄问及他们所采购的荔枝运往何处时,他们回答是新罗。”叶恩典说,蔡襄出任泉州知州时,对于泉州海商往高丽交通贸易的事情应略有所知,而赵汝适作为掌管泉州乃至福建对外贸易的市舶提举长官,更应该了解。

叶恩典说,如果蔡襄与赵汝适询访商人之事属实,那么新罗村就可能是唐时来泉新罗侨民聚居地。新罗寺在南宋末柯使舍地建造之前也有可能存在,只是规模小,后来由于柯使才使寺院规模扩充,而柯使也因此名垂史册。

泉州海交馆副研究馆员叶恩典介绍,泉州老城区的高丽巷,南安十三都的高丽厝,永春七都的高丽村以及肇基者之一林佛生的“高丽墓”等,均与新罗国和高丽国有关系。

南安雪峰寺是为纪念唐末禅宗高僧义存禅师而建。作为唐末一代高僧,他的弟子遍布海内外,其中就包括新罗国留学僧玄讷禅师在泉州福清寺(在今丰泽区北峰镇石坑村)弘法,大无为禅师返回新罗国弘法。义存禅师的弟子,又有多人将所学传授给中国和新罗的求学僧。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