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海屠杀二战德军大型水面舰艇的试探性出击

“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是当时德国海军的最新锐舰艇,分别于1938 年年底和1939 年年初先后完工。尽管这一级战舰只配备了280 毫米主炮, 但德国海军对其的分类是Schlachtschiffe,即德语中的“战列舰”。

随着这两艘大舰的服役,开战以来只能靠布雷、潜艇战,以及使用装甲舰单舰执行巡洋作战来搞些“零敲碎打”的德国海军,具备了可主动发起进攻的力量。1939 年年底,正是“德意志”号因为主机问题已经返航德国本土, 而“施佩伯爵”号在南大西洋搅弄风云的时候,海军部打算活用刚刚形成战斗力的两艘战列舰,对封锁德国水面舰队突入大西洋的“北方海域”发起试探性攻击。作战代号——北方出巡。

所谓“北方出巡”作战,就和其字面意思一样的简单:“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两舰将一起行动,对英国皇家海军部署有重兵的冰岛—法罗群岛之间的封锁线进行试探性出击,如果有可能则摧毁一切成为阻挡的英国皇家海军舰艇。不过,上述任务的先决条件也是非常坚决的:行动均以保证己方安全为优先。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是德国海军少将威廉·马歇尔(Wilhelm Marschall)。

“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是在1939 年11 月21 日14 时离港起航的,这一次,两舰必须完全依靠自身力量来突破英国皇家海军的海上封锁。

23日下午,德国舰队已经接近了冬季北半球时常会有流冰的海域,海面上已经可以看见冰山在这水温接近零度的海面上诡异地飘荡着。海面上弥漫着薄雾,能见度不佳。而且在这个季节的高纬度地区,天黑得非常早。“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继续结伴向着西北方向犁浪而行。他们的第一次实战,就是在这平静中悄悄拉开帷幕的。

15 时30 分,“沙恩霍斯特”号的瞭望哨发现在右舷方向的水天线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起初由于能见度的关系还不能确定那是什么,后来伴随着夕阳所散播出来的光辉,隐约可以看出这是一艘船。

那是英国皇家海军的“拉瓦尔品第”号(HMS Rawalpindi)辅助巡洋舰, 通过“沙恩霍斯特”号发出的提示,“格奈森瑙”号很快也发现了那艘孤单的英国军舰。几乎在同一时间,英舰上的指挥官也发现了航行在左舷远方水天线上的德国军舰,那正是“沙恩霍斯特”号。由于目视接触的时候彼此都是侧舷相对,这也给双方的敌我识别带来了方便。英舰舰长通过他的筒望远镜,毛骨悚然地确认了德国海军大型舰艇那独特的上层建筑物结构。由于掌握的情报并不充分,“拉瓦尔品第”号并没有有关德国海军沙恩霍斯特级战列舰的资讯,所以舰长的第一反应是认为遭遇了最近海军部下令搜捕的“德意志”号装甲舰。

即使是这样的发现,对于一艘辅助巡洋舰来说依然是令人震惊的。“拉瓦尔品第”号辅助巡洋舰是一艘建造于1925年的客轮,在战前隶属于大英轮船公司(Peninsular and Orient Steam),掌控着经地中海、苏伊士运河往返于不列颠与印度之间的航线。由于战时需要,这艘原本作为邮船使用的客轮于1939年8月24日被英国皇家海军征用,并改造成了辅助巡洋舰,拆除掉所有不必要的装饰和设施后,安装上了海军部库存的武器。

该舰以内燃机为动力,排水量16600吨,航速在18节左右,被海军方面按照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沿用的传统加以改装,配备的是英国皇家海军的储备品——8门制造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已被封存了近15年的6英寸舰炮。此时担任该舰舰长的是前预备役人员爱德华·柯弗利·肯尼迪中校(EdwardCoverley Kennedy),他指挥着总计276名船员。该舰接受的命令只是巡视法罗群岛一带的水域,随时通报敌情而已。此时此刻,尽管拥有轻巡洋舰级别口径的舰炮,但作为辅助巡洋舰,这艘船没有像样的火控设备,更没有任何装甲。和那两个即将发生冲突的对手比起来,“拉瓦尔品第”号更像是一件玩具。当然,即便是真的同德意志级装甲舰遭遇,处境也是一样的。

心知不敌的肯尼迪舰长下令左舵,并全速航行,同时释放烟雾干扰敌舰的视线。不巧得很,北方水道那变幻莫测的天气此时也来落井下石,天空中开始飘起丝丝点点的小雨,非但不能阻绝视线,还将“拉瓦尔品第”号释放出去的烟幕屏障冲刷一空,使之成了无用功。

马歇尔少将起初也不怎么确定,他的观察哨报告说那是艘“客轮”,虽然辅助巡洋舰也是改自客轮,不过两者毕竟长相一样。由于开战之初,海军曾错误地击沉了“雅典娜”号客轮,造成平民大量死亡的悲剧,所以来自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严禁攻击一切客轮。虽然,在这种纬度的海域是不可能遭遇“客轮”的,不过有所顾虑的德国人反应还是迟了一拍。替他们解围的是英国人自己,“拉瓦尔品第”号释放烟雾的行为很好地表露了自己的身份,使马歇尔少将可以放胆攻击。

针对英舰的行动,德舰开始作出反应。“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跟随其朝左转向,并加速至29 节的战斗航速,高速逼近。两艘德舰利用航速上的优势向着英舰的撤退路线切去,同时两次用光信号向“拉瓦尔品第”号打出“停船”(Heave to)命令。几分钟后,还威胁性的用主炮向这艘英国船的船艏前方海域进行了一次警告性射击。

最初还心存侥幸的英国人,很快又在右舷方向发现了新的情况。起初, 包括肯尼迪在内的所有人还以为是同他们一起巡视这一海域的英国巡洋舰赶来增援,不免为此种雪中送炭的援助庆幸不已,但这不切实际的希望很快被事实无情地冲刷掉了。因为从外形上来看这显然也是一艘德国战舰,和最初发现的那艘几乎一模一样。舰上的首席工程师最后得出结论:我舰遭遇的是两艘德国战列巡洋舰!由于面对的是德国海军最强大的两艘战舰,“拉瓦尔品第”号无论是航速还是战斗力与之相比都有这天壤之别,逃不掉更打不过。肯尼迪中校觉悟到, 他和他的船已经是在劫难逃。

德国人还在逼近中,当双方的距离不足4 海里时,从德舰的前桅楼上再次打出发光信号,命令英国人“弃船!”(Abandon your ship)。

对于舰长肯尼迪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选择,此时敌人与自己相距已经不足4 海里,这种距离上舰炮甚至可以进行直描射击,他的船完全没有装甲防护,手头唯一的武器也仅仅是8 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使用的6 英寸炮。当然,面临抉择的不只是肯尼迪,“沙恩霍斯特”号的舰长霍夫曼(Hoffmann)也同样的迷惑不解,因为任何一个人都知道实力如此悬殊的战斗将是什么结果,英舰上的人却迟迟不予理会,难道都发疯了吗?困惑之下他命令再次发送信号,但是这一次英国人依旧置若罔闻。失去耐心的马歇尔刚想下达开火命令,然而,此时让所有德国人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拉瓦尔品第”号利用安装在左舷的4门6英寸炮对靠得最近的“沙恩霍斯特”号进行了齐射。一发炮弹命中了德舰的船艉,在打凹了装甲之后被弹了出去,这一击的损害对于德舰来说无关痛痒。不过,居于如此劣势的敌人居然还敢主动攻击,这一点也着实令德国人吃惊不已。于是,他们也不再犹豫,立刻调动所有可以射击的火炮进行还击。此时,距离双方从一开始遭遇为止,仅过了15分钟。

接下来的事情与其说是战斗还不如称为屠杀,虽然这也怪不得马歇尔少将和他的舰队。来自德舰的280毫米炮弹和150毫米炮弹毫不费力地钻进英舰上各个部位,爆炸,然后就是死伤和破坏。“拉瓦尔品第”号很快就燃烧了起来。

大约在16时,英舰上发生了一次剧烈的爆炸,显然是舰上的某个弹药库爆炸了。德国海军向来是颇为清高的,在目击到英舰已经完全丧失了作战能力后,马歇尔下令停止射击,静静地在一旁观看着这艘英国军舰的燃烧和毁灭。

交战双方海军的水面舰队,在战争中一直保持并发扬着骑士精神这一传统。因此,在英舰趋于毁灭之后,两艘环绕着“拉瓦尔品第”号航行的德国战列舰都降低航速,去设法收容这些在炮火下九死一生的英国水兵。

在英国人成功放下的三只救生艇中,“沙恩霍斯特”号救援了第一只,上面有6个人;“格奈森瑙”号则打捞起了第二只上的21人。当德国人打算开始救援第三只救生艇上的幸存者时,“格奈森瑙”号的瞭望哨报告说,在昏暗中发现了自西方而来的舰影……

差不多在德国人下令“拉瓦尔品第”号停船的时候,收到僚舰警讯的皇家海军“纽卡斯尔”号轻巡洋舰正全速驶向交战海域。在航行途中,英国轻巡洋舰隐约观察到来自于“拉瓦尔品第”号方向的炮口焰。因为此时海面上的能见度已经进一步降低,目视距离尚不足9 海里。转向炮口焰方向航行的“纽卡斯尔”号,直到17 时30 分左右才发现一点钟方向上有一个舰影,两分钟后又有一艘军舰的侧影进入英舰视线。而德国人也几乎同时发现了这艘英国巡洋舰,但同样由于能见度的关系双方都无法搞明白对方的真正实力。

(上图)城级轻巡洋舰“纽卡斯尔”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超级轻巡洋舰竞赛的产物,安装有12门6英寸主炮。这艘船事发前负责巡视“拉瓦尔品第”号以西的海域,接警后遂火速赶来。

由于距离过近,英舰为了自身安全而转舵以保持距离,但是这也给德国人摆脱英国军舰的追踪创造了条件。

凭借着不输给巡洋舰的高航速,“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顺利地遁入挪威海深处,消失得无影无踪。“纽卡斯尔”号从“拉瓦尔品第”号发来的讯息得知,这一次将会面对的是德国海军的战列巡洋舰。情知不敌的“纽卡斯尔”号没有选择无谓的追击,而是全力搜索“拉瓦尔品第”号上的幸存者。于是第三只救生艇被捞了起来,只是由于水温和伤势恶化等缘故,艇上所载的近30人中只活下了11 个。在接下来的搜索中,又发现了两名攀附在一只已翻覆救生艇上的水兵。此时的水温刺骨寒冷,两人的身上都已经结了冰,生死悬于一线。所幸,这两人因为救援及时而幸免于难。“拉瓦尔品第”号上的276 名船员中,总共存活的有40人,舰长爱德华·柯弗利·肯尼迪不在生还者名单中。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