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 古希腊陶器上的奥林匹克竞技之美

东京奥运会赛况如火如荼,“00”后健儿逐鹿赛场。现代奥运会已有百年历史,但在近3000年前的古希腊,这项盛事却曾持续千年之久而不衰。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古希腊文物收藏机构之一,卢浮宫博物馆展出了大量绘有古希腊风土人情的陶器制品。今天,让我们跟随这些艺术品,一起回到古希腊,感受体育竞技之美。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卢浮宫博物馆官方微信公众号louvremuseum。

1896年4月6日,在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的努力下,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在希腊的首都雅典盛大召开。此时,德国考古团队对奥林匹亚竞技场与赛马场的挖掘工作,已经进行了15年之久。大量的出图文物将我们带回到这座古老的希腊城邦,让古代奥运会重现往昔的恢弘。

运动员图样陶制盆,雅典,公元前480年至公元前470年,藏于卢浮宫博物馆。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卢浮宫内收藏的一尊雅典娜女神节双耳尖底瓮上,绘制着一幅运动员手持火炬奔跑的图像。在古希腊雅典,运动员赛跑时会手举圣火以示对神明的敬意,但古代并没有像今天一样在各国传递圣火的习惯。

持火炬的运动员图样双耳尖底瓮,雅典,公元前400年至公元前375年, 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不过,与现代奥运会相同,古代奥运会每四年一届,但地点都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圣地奥林匹亚的宙斯殿附近。在奥运会开始之前,将会有士兵奔走于各个城邦,以告知大会开始的具体时间。奥运会开始时,古希腊天后赫拉的神殿将会点燃圣火,然后会以此为火种点燃竞技场中央与其他各神庙内的火炬。

对于神明的敬畏,几乎贯穿了泛希腊文明所有的竞技活动。实际上,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便是一场对于众神之神宙斯的大型献祭仪式。因此,在许多表现古代体育竞技的陶器绘画上,通常会将运动与神明相结合,其中最常见的便是胜利女神尼姬。

女神尼姬与跳远运动员图样双耳爵,雅典,公元前400年至公元前375年, 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收藏于卢浮宫的这件出土于雅典的陶制双耳爵上,衣着华丽的女神尼姬,煽动翅膀向一位跳远运动员飞去,准备为他戴上象征着胜利的白色细带。然而,这位全身赤裸、身材健美的运动员显然并未察觉到女神的到来,依然弓背屈膝,全神贯注地准备起跳。

古希腊社会推崇身体之美,因此十分重视体能与体型的训练。卢浮宫内收藏的一尊双耳瓮,虽然已经残缺不全,但却还能看到两个运动员手持“哑铃”训练的场景。这种对于躯体健美的信仰,在古希腊的雕像中被完美地体现了出来。

训练中的运动员图样双耳瓮,雅典,公元前510年至公元前515年,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除此之外,古希腊各个城邦都会建设自己的体育中心与竞技场,并在这里为青少年提供相当全面的教育,其中除了音律、算数、语法和阅读以外,最重要的便是对于体能体质的训练。尤其是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斯巴达,更是为了培养战士将体育作为公民教育的首要任务,也因此造就了其英勇善战的民族形象。

讲练与运动员图样陶盘,雅典,公元前520年至公元前510年,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卢浮宫里有这样一张保存完好的古希腊陶盘,上面绘制着两个手持树枝面对面站立的男子,左手边的男子全身赤裸,右手边的男子身穿长袍,耐心讲解。这里描绘的便是一幅“竞技教练”对运动员进行指导的场景。

直到公元前6世纪末,奥运会运动员的选拔都只面向贵族阶级开放。然而,由于体育教育在古希腊的普及,从公元前5世纪开始,越来越多的平民进入选拔并参与竞赛。但就像这些陶器上所描绘的一样,罗马由于当时的运动员需要赤身裸体地参与训练与竞技,古希腊女性通常并不被奥运会所接纳,甚至只有未婚女性才可以进场观看比赛。

在古希腊各城邦的考古发掘中,大量绘制着各种运动竞技项目的陶制器具,成为了我们了解当时社会体育状况的直观依据。最初,在设定现代奥运会比赛项目的时候,顾拜旦与国际奥委会基本延续了像赛跑、铁饼、标枪、跳远以及摔跤这些古希腊奥运会的传统运动项目,但也有许多像马车驾驶,这样的古代竞技方式没有被保留下来。

不过,通过卢浮宫收藏的这尊陶制酒坛,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这项竞技运动扣人心弦的美感:四匹战马并排车前,步调整齐划一地向前飞驰。驱车人小心谨慎地弯腰前倾,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古希腊奥运会除了是重要的宗教仪式,还是非常重要的政治手段。在奥运会期间,按规定所有战争必须停止,因此奥林匹亚成为了各个城邦之间争斗的主战场。之所以马车驾驶会在当时的奥运会中成为重头戏,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马匹与马车在古希腊战争中的重要性。

战场图样双耳爵,科林斯,公元前560年至公元前550年,藏于卢浮宫博物馆

卢浮宫内的一尊古希腊双耳爵,很好地为我们展示了古希腊时期战马的地位:两军交战中,最靠前的是身着铠甲手持兵刃的重装步兵,紧随其后的便是手执长矛的骑兵。同时,驾驶马车的比赛是唯一允许未婚女子参加的比赛,但是这项竞技与其他项目的区别在于,最终的胜利者并非御车的选手,而是马车的所有者。

与现代奥运会极为不同的是,颁奖仪式将在最后一天,所有比赛结束之后举行。虽然对于冠军的最终奖励仅仅是授予橄榄冠,然而当他回到家乡,通常都会被城邦予以要职,并被写进史诗,名垂千古。

古希腊作为西方文明的主要发源地,除了奥林匹克运动会,还有许多文化符号被后世传承。而陶器作为古希腊最重要的艺术形式之一,因其丰富的绘画题材,成为了我们了解古希腊民风民俗最好媒介之一。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gxjs.com/,罗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